人生的意義·V

在自動駕駛系統全面上路後,政府將領照標準一口氣拉得非常高,但雞毛蒜皮小事就吊照,以此逐年淘汰了人類駕駛。實用主義大眾沒什麼意見,亦不時可見到輿論讚嘆零事故率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但熱愛雙手掌握方向盤感覺的人只能到深山野嶺的自費保留區開車——大多數園地都二十四小時人滿為患,網路上流傳能夠無照開車地方的留言總會迅速地又被同路車友舉報刪除以保護最後的淨土,又或避免被附近居民發現第二天就被檢舉。在事情變成這樣以前,他們也試圖抗爭,但卻無法立證讓人類駕駛增加用路風險的道德正當性,只好灰頭土臉地遁入地下論壇。

繼續閱讀

廣告

人生的意義·III

有時候覺得人應該馬上去享受人生,因為未來實在充滿了不確定性。比方說,也許兩年後Google翻譯突然開竅,然後會外語的人就一夕間被產業轉型了。或是超級AI在製造自己的同伴時,不小心把地表夷平了。即使以上的事情都沒發生,外星人也有可能不小心開了幾條星際高速公路,正好同時穿過Google所有的機房,讓FTC少了一個煩惱。

不過依照業界的慣例,也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即使有了超級AI,他們也大概不會把現在的低階電腦視為同伴,或許誕生出來的第二天就離家出走去尋找應許之地了,讓寫出AI的實驗室無法交期末報告而被科技部遊街示眾。

到那個時候,至少,我們還有Google翻譯。

——
其實我本來是打算要接著寫捷運黑長直論的,但我還沒克服如何在被乘客緊緊圍住的前提下點算黑長直率的技術難題。居然我輸入一次黑長直Google輸入法就記住了這個詞,我覺得我的靈魂有點不保。

更換流浪的Callus

的確是更換,除了內容換成新的(作書時修正的)版本,連後記也換了。

最近雖然工作很忙(有時候是心靈上的),還是抽空盡量找書看,只不過沒有太多預算也實在沒有地方放書(去年狠下心把一袋書捐給圖書館的空位一下又填滿了……),所以相當仰賴家附近圖書館的跨館調書服務
額外的好處是快到期沒看完,想著下次要看又要等調書,就會振作起來看完了
倒是書店的新書幾乎沒看幾本,總覺得由於時間不多,變成了格外吹毛求疵的人
再這樣下去會變成不知道現在的書都在寫什麼……好像也不太妙

相較之下,幾乎沒寫完整可以拿來更新網頁的小說
由於時間有限,而且也已經是社會人了,雖然寫小說是我娛樂心靈的方式,但又難免想著「如果我無法從寫這部小說學到新的東西,不如不要花時間寫」
只是老是在準備階段,導致就算是差的也好,什麼也沒寫。想想以我現在的能力,其實沒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畢竟能寫完一部小說也是一種學習。我會努力的。
當然準備階段也非常有趣,老是覺得世界上的東西怎樣也學不完。看到時代錯誤的資料(像是泡沫經濟崩潰前談熱錢的書)也覺得很有意思。

前陣子跟朋友又去了台中科博館一趟,坐客運當天來回感覺還在可以負擔的範圍內,現在搭公車也比印象中方便許多,以後會更密切注意有趣的特展。不過在那之前還有想先去多去幾次的地方。

反正沒有很常寫日記,應該也不用折疊了吧……下面是科博館的溫室,顏色是蓄意調整的。難怪是聽說很受外拍者歡迎的場地,單買溫室門票也只要20元,只可惜當天天氣不好。

睡前超快速塗鴉

回應ヤエ的話題,小學的夏季制服和國中的冬季制服
我念國中時還有髮禁,所以右邊畫的是當時很常見的女生髮型

小學冬季制服是白襯衫棕長褲,有個格紋蝴蝶領結,但基本上除了像我這種柯南迷(當時)沒有人會打領結去上學
國中的夏季制服是泡泡袖所以不想畫^q^當時超恨泡泡袖而且嫉妒男生冬季有領帶可以打(雖然是假的)
基本上我已經忘了小學制服的細節,但發現現在小學只穿運動服(彩色橫條紋polo衫)不穿制服了,心中覺得有些可惜
附帶一提,我四年級時是穿男生制服的短褲去上學的
到了高年級大家夏天也都改穿長褲去上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