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無以名狀

人生的意義·IX

上尉舉起白鐵杯湊到鼻前,感嘆了聲:「這世界上大概只有咖啡因不會背叛你。」

「那可不一定。」我說。我離開他的辦公室,在關上房門前,聽見一聲撞擊和白鐵杯在磁磚上滾動的清脆聲響。


他決定接受換血治療,血管中流著新鮮的咖啡因。

還穿著手術衣,他一腳各穿進一隻咖啡粉的空罐子,然後就以彷彿是空罐子自己跳起了踢踏舞般的動作一路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響搖晃著上身跳出了大樓。

之後再也沒有人看過他,謠傳他今日仍在世界各處跳著舞前行。

繼續閱讀 “人生的意義·IX"

廣告

人生的意義·VIII

在滿月的夜晚,怪物們紛紛從長眠的土裡甦醒,緩慢蹣跚搖擺前行的佝僂身形發出陣陣低聲嘶吼:

「咖啡因……咖啡因……咖啡因……」


你拿著被刷洗到滿是磨蝕痕跡的不鏽鋼杯,穿過煙霧瀰漫的機械室,就著杯口扭動咖啡因龍頭。但是等了又等,老舊水管口就只滴下幾滴濃稠的黑色液體,還不夠鋪滿杯底。

「被上頭禁止供應了。」老鳥從你背後走過,拋下這一句話。

深知沒有這個,即使你坐進那由數以萬計的齒輪和連桿所構成的精密計算機械中,機器是連一個數字也不會吐出來。你張開嘴,微微伸出舌頭,想感受僅有的微量液體滴在舌頭上的溫暖——但只感受到管路帶有鐵鏽味的冰涼。

「……混帳!」

你將不銹鋼杯用力拋向牆角,冷冷地看著它發出一聲清脆的扣隆聲響後,翻了一圈在滿佈蜘蛛網的角落停駐下來。


經過兩個小時又撬又撞,那道石門終於稍微展現鬆動的跡象。從門縫中透出的光芒在陰暗走道上照出一條昏黃的線。

腎上腺素重新喚醒了大家的精神,同心協力喊著一、二、三,那條光亮的線一步步變寬,直到將一方斗室展現在眾人面前。

「這是……」教授率先踏進由石壁和不滅燈火包圍的房間。

連五人全部進去都嫌狹窄的空間中,僅僅設有一半人高的台座,台座上方是以一副以銀箔封口的黃金細瓶。

教授拿起那個瓶子,瓶內傳出沙沙聲響。他語帶顫抖地念出瓶子上的古文字:

「這是古神賜予我族的寶物……這是我等血管中流動的靈魂。」

他輕輕地揭開銀箔一角,方才在室內隱約可嗅的咖啡乾香立刻濃郁起來。


下次咖啡因癮又發作的時候可能會挑戰其他約定俗成的類型。

人生的意義MMXIX

去年年底沒寫什麼一年回顧,今年一下子過了半個月也不必寫什麼新年新希望了……畢竟平均一季更新一次就算表現良好(本社內評)的網誌大概也沒有什麼展望好寫的🤔

不寫網誌的直接原因當然是因為重度仰賴SNS,有其他地方可以隨時對著空氣發廢文何必落落長地對著空氣發廢文?

不過其實更深層的原因是到了這個年紀,終於也能面對接受自己就是沒有那麼有趣也不會變得更有趣的現實了。偶爾會有些之後再看也覺得滿有趣的點子,但是好像也都是一發藝。雖然我的網誌追根究底寫給自己看的成分比較多,但要不是內心深處地函下藏著也許哪天會有某個其他人看到的願望,好像也不必寫在網誌上,日記本或Word完全可以達到目標還不用在下筆前想東想西的深怕得罪讀者(抽象的概念)!

自我表現欲,多少廢文假汝之名而行。殘酷的事實是時間是稀有資源,無論是自己的或是讀者的都是。寫文如果不能娛樂讀者,至少也要能夠娛樂自己吧。咦我現在其實有被娛樂到嗎?不過說真的,無論每個人如何定義有趣,有趣的人在全世界大概只佔一小部分,有趣的人生大概也只佔一小部分,說真的人生不有趣其實才是常態吧,否則為什麼我們會羨慕有趣的人而且有大量自我成長書教人如何活得更出色?[*1]曾經在寫小說的課本中看到作者很誠實地說小說裡那些妙語如珠都是作者徹夜不眠思考出來的精華,作者本人講話高達八成沒那麼妙[*2]。如果一次可以把一季份人生的有趣要素過濾出500字的話我想這個密度應該也不錯了,雖然事實上我還是都像被雷打到一樣突然跳上來發廢文,跟沉澱好像也沒什麼關係。

是說我很喜歡🤔這個Emoji,但因故拿出舊手機來用才驚覺原來Android 5並不支援!現在已經理所當然地幾乎每天用沒有意識到竟然不是開天闢地就存在的東西。手機升級到Android 8.0之後發現Google把Emoji的圖整套換掉還哭著上網討拍搜尋其他跟我一樣憤怒的人,最後因為🤔跟🍕這兩個最重要的Emoji還滿可愛的所以我就氣消了(但我沒有原諒Google,雖然我有查到這麼做的原因)。嗯是的我用的是某S牌沒有原生設計Emoji的手機,我覺得這樣很好。

總之,還是為了2019年本網誌的發展先敬一片🍕吧。至於文首的圖跟本文完全沒有關係,我只是想用食物把這篇文章頭尾夾起來而已,畢竟有吃的有加分嘛。

[*1] 我覺得WBW的這篇舊文對患有不有趣恐懼症的人來說很療癒。

[*2] 我覺得應該是出自《超棒小說這樣寫》,但我手邊沒有這本書了,所以我也無法保證是不是。

AI會夢見草地上的綿羊嗎?

前幾天在網路上閒晃時看到有人轉這篇文章,實在太有趣了,
然後看了原本的推特串也是超好笑XD
簡單做個摘要:

原文:Do neural net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契機是作者發現微軟Azure的影像辨識服務替一張草地圖片上了「綿羊」的標籤,可是作者找遍那張圖怎麼樣也找不到綿羊(其實我看也沒有牛跟馬呀),於是決定用更多的圖片來測試Azure,
離奇的是,Azure似乎總是能看見人類看不見的綿羊,
難道AI真的會夢見草地上的綿羊嗎……!

作者分析Azure大概是從過去人工標註標籤的訓練資料中學到了「如果有這樣的模式(藍天綠地分布)很可能就有綿羊」,但顯然Azure並不知道綿羊到底是什麼東西。

先前作者發現這件事後便在自己的推特上請大家提供一些羊出現在羊平常不會出現的地方的照片(好饒口),然後拿去請Azure認認這些羊照片,結果就是各種AI幻視。

繼續閱讀 “AI會夢見草地上的綿羊嗎?"

人生的意義·V

在自動駕駛系統全面上路後,政府將領照標準一口氣拉得非常高,但雞毛蒜皮小事就吊照,以此逐年淘汰了人類駕駛。實用主義大眾沒什麼意見,亦不時可見到輿論讚嘆零事故率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但熱愛雙手掌握方向盤感覺的人只能到深山野嶺的自費保留區開車——大多數園地都二十四小時人滿為患,網路上流傳能夠無照開車地方的留言總會迅速地又被同路車友舉報刪除以保護最後的淨土,又或避免被附近居民發現第二天就被檢舉。在事情變成這樣以前,他們也試圖抗爭,但卻無法立證讓人類駕駛增加用路風險的道德正當性,只好灰頭土臉地遁入地下論壇。

繼續閱讀 “人生的意義·V"

人生的意義·III

有時候覺得人應該馬上去享受人生,因為未來實在充滿了不確定性。比方說,也許兩年後Google翻譯突然開竅,然後會外語的人就一夕間被產業轉型了。或是超級AI在製造自己的同伴時,不小心把地表夷平了。即使以上的事情都沒發生,外星人也有可能不小心開了幾條星際高速公路,正好同時穿過Google所有的機房,讓FTC少了一個煩惱。

不過依照業界的慣例,也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即使有了超級AI,他們也大概不會把現在的低階電腦視為同伴,或許誕生出來的第二天就離家出走去尋找應許之地了,讓寫出AI的實驗室無法交期末報告而被科技部遊街示眾。

到那個時候,至少,我們還有Google翻譯。

——
其實我本來是打算要接著寫捷運黑長直論的,但我還沒克服如何在被乘客緊緊圍住的前提下點算黑長直率的技術難題。居然我輸入一次黑長直Google輸入法就記住了這個詞,我覺得我的靈魂有點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