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我只是想發篇廢文說來到了好像會出現在科幻小說內的年份的日期了,還蠻想應景找找看背景在2020的科幻小說來看的,但我情報力很弱不知道能找到幾本。今年訂了個目標是每兩個月看完一本科幻小說,不過因為我都是衝動購物型閱讀,每年都是做不到的目標。今年狠下心來丟了一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買來擺在書櫃裡的書,到了這個年紀對取材的看法還是實際一點比較好。

看到人介紹一本科幻小說家兼編輯寫的科幻小說教材,打開試閱沒看幾頁就看到約翰坎貝爾的名字一方面覺得「嗯果然是上個世紀的書啊」一方面覺得「咦我以前很認真在爬討論文嗎為什麼會知道」……想想其實只是因為我看過克拉克的回憶錄而已吧。這是一個可以很容易買到外文電子書的時代,真是最黑暗的時代也是最光明的時代啊。

說到科幻小說,去年一整年看過最喜歡的科幻小說是碳變。一直對朋友說「這就是我理想中的仿生人科幻啊」(這本並不是仿生人科幻喔),然後因為其實還是人類肉體這方面的要素也活用得(我覺得)非常到位。我也因為類似的理由很喜歡太空的六場葬禮,而且六場葬禮的男女主角都很可愛。碳變的男主角也意外地還蠻可愛的。寫得好的娛樂小說那麼多,果然還是主角的電波合更能看得開心啊。

上半年的更新

都已經十月了……

現在沒有網站了(過年時說要來搬家然後就現在了,通常運轉)。但我大約一個半月前突然想到應該要用這邊當成更新的集中地才對啊……不過其實根本也沒差啦。

到目前為止的更新狀況:

  • 電玩blog那邊的FE風花雪月日記跟幾篇雜文,我根本就是只有在更新那邊吧。我雖然從頭碎念到尾但還是覺得風花雪月好好玩、希望大家都買一片。然後我的電玩blog一年都不會有幾個搜尋紀錄的開始寫風花雪月日記之後竟然有一堆搜尋紀錄!這代(在中文界)真的是熱門作品呢我好驚訝。
  • 把先前的咖啡因藝整理成了一篇。(blogger)
  • 因為別人的Echoes心得被釣去看了《金枝》,看完之後寫了這個極短篇高地酒(顯示為完全搞錯重點)。很想用這些角色寫劍與魔法安樂椅偵探(?)但知識不足……有朝一日吧。(blogger)
  • 單純只是很想寫某句話所以就寫了突發極短篇窗邊訊息。(blogger)
  • 本來今年的目標是把FEH邪龍衍生寫完,但在寫後續前還是先忍不住寫了風花雪月的衍生……冬日周末。這個也想繼續寫下去而且還想放一堆只是我自己想看的設定。反正應該沒關係吧?(blogger)

發廢文

照片的畫質很慘烈是因為我用手機軟體隨便縮的,在手機螢幕上也看不出來到底縮成怎樣了👾

沒有想到竟然能買到科普書的周邊產品呢,追蹤哥白尼是那種每當細節忘得差不多了的時候我就會拿出來當新書再看一遍的愛書
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完全不要讀天體運行論就完美了

(不是初版運行論根本不算周邊吧?)

不過其實讀了一點開頭發現數學以外的地方很有趣阿……

最近常常因為書名很帥不見得想看但想要買一本來放在書櫃上,每隔一陣子就會復發的中二病。比方說我好想要天文學大成啊,名字超霸氣的。說到這個,雖然對科技史的理解也不多但人文層面的科學史理解更貧乏的我大推世界觀好好看啊。咦什麼線上書店存貨竟然復活了嗎。

人生的意義·IX

上尉舉起白鐵杯湊到鼻前,感嘆了聲:「這世界上大概只有咖啡因不會背叛你。」

「那可不一定。」我說。我離開他的辦公室,在關上房門前,聽見一聲撞擊和白鐵杯在磁磚上滾動的清脆聲響。


他決定接受換血治療,血管中流著新鮮的咖啡因。

還穿著手術衣,他一腳各穿進一隻咖啡粉的空罐子,然後就以彷彿是空罐子自己跳起了踢踏舞般的動作一路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響搖晃著上身跳出了大樓。

之後再也沒有人看過他,謠傳他今日仍在世界各處跳著舞前行。

繼續閱讀 “人生的意義·IX"

人生的意義·VIII

在滿月的夜晚,怪物們紛紛從長眠的土裡甦醒,緩慢蹣跚搖擺前行的佝僂身形發出陣陣低聲嘶吼:

「咖啡因……咖啡因……咖啡因……」


你拿著被刷洗到滿是磨蝕痕跡的不鏽鋼杯,穿過煙霧瀰漫的機械室,就著杯口扭動咖啡因龍頭。但是等了又等,老舊水管口就只滴下幾滴濃稠的黑色液體,還不夠鋪滿杯底。

「被上頭禁止供應了。」老鳥從你背後走過,拋下這一句話。

深知沒有這個,即使你坐進那由數以萬計的齒輪和連桿所構成的精密計算機械中,機器是連一個數字也不會吐出來。你張開嘴,微微伸出舌頭,想感受僅有的微量液體滴在舌頭上的溫暖——但只感受到管路帶有鐵鏽味的冰涼。

「……混帳!」

你將不銹鋼杯用力拋向牆角,冷冷地看著它發出一聲清脆的扣隆聲響後,翻了一圈在滿佈蜘蛛網的角落停駐下來。


經過兩個小時又撬又撞,那道石門終於稍微展現鬆動的跡象。從門縫中透出的光芒在陰暗走道上照出一條昏黃的線。

腎上腺素重新喚醒了大家的精神,同心協力喊著一、二、三,那條光亮的線一步步變寬,直到將一方斗室展現在眾人面前。

「這是……」教授率先踏進由石壁和不滅燈火包圍的房間。

連五人全部進去都嫌狹窄的空間中,僅僅設有一半人高的台座,台座上方是以一副以銀箔封口的黃金細瓶。

教授拿起那個瓶子,瓶內傳出沙沙聲響。他語帶顫抖地念出瓶子上的古文字:

「這是古神賜予我族的寶物……這是我等血管中流動的靈魂。」

他輕輕地揭開銀箔一角,方才在室內隱約可嗅的咖啡乾香立刻濃郁起來。


下次咖啡因癮又發作的時候可能會挑戰其他約定俗成的類型。

都市露營△

20190414_174905

那個老地方

拿出這些道具就已經是我恥力的極限了,所以就沒放帳篷了。感覺差不多需要一個會幫我把風的三次元朋友了呢(?)不過官網贈品的營火的燈是會閃的有點厲害。

是說大概因為我的社交能力不怎麼樣,所以碰到自然地使用但是不會特別誇飾社交能力的漫畫就很容易栽進去。我常常一個人對著我認定作者常識很厲害的台詞讚嘆不已,而且同一本漫畫每次看我都會讚嘆一次,果然是社交力不足的阿宅會做的事。

本來去年預訂露營黏土人的時候還有點擔心該不會等到出貨的時候我已經出坑了吧,沒想到我現在的信仰心比之前還要深。露營的角色講話方式讓我懷念起我的高中年代(好的一面),說真的在二次元要找女高中生的行動就像我覺得是女高中生的漫畫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上一次讓我有這種感覺的漫畫似乎是GA。我對GA也有很奇妙的信仰心,想想GA跟小黑都善終了(大概算是),雖然當然想再多看一點新章不過我覺得這樣也好,反正我是喜歡的漫畫可以看幾十次的人。

北門

DSC02047_S.jpg

很久沒去那一帶(的地面上)了,今天才第一次知道橋拆光之後地面上變成這樣……連台北車站前面的公車站移動位置了我也不知道,畢竟現在宅物也不用跑到地下街去買了,當年台北地下街可是我的精神泉源。

DSC02050_s.jpg

對面那一棟之後應該也會開放,期待。台北車站附近出現這麼一大片空地感覺很奢侈。拍照地點是三井倉庫的二樓,裡面有相關文物展,還設置了一片有窗景示意圖的玻璃讓人可以對照三井倉庫原來的位置,但坦白說跟友人瞇眼看了半天也對不上。

繼續閱讀 “北門"